【A/Z】[伊奈帆/斯雷因]Undefined

If结局前提&双时间线。

试图赶情人节的末班车……没赶上。

不太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Inaho-

他从药房走出来的时候,斯雷因正坐在人来人往的候诊区,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医院里还算温暖,但这个人却仍然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口罩一丝不苟地盖到鼻梁中部,颜色特别的头发几乎全被兜帽隐藏起来,只有原本戴着的墨镜摘下来了,被他捏在手里无意识地摩挲着。这装束让他在人群中显得有点怪异。

“开好药了?”

在他靠近之后斯雷因突然发话,视线从窗户的方向挪到他手里提着的袋子上。伊奈帆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你在发呆。”

“是在发呆没错,不过你走近了所以感觉到了,”斯雷因耸耸肩,口罩下大概是有...

【A/Z】[伊奈帆/斯雷因]アイロニ

除个草,谢谢还fo着挖坑不填的我的各位……
一个小言风味的OOC文。据说不撒恶俗狗血的机场不是好机场(什么
因为不知道该写什么题目就用了bgm的名字,PS歌很好听。

http://music.163.com/#/song?id=26447698


“我想你应该表现得高兴一点,”斯雷因整了整自己并没乱过的衣领,准备拉起地上的箱子,“毕竟你今天就能摆脱我这个大麻烦了。”

站在他面前的人没有对这番话给予任何回应,而是先他一步拉起了旅行箱的拉杆:“离起飞还有三小时。你饿吗?”

“不。”

“那么去那边喝杯咖啡吧。”

斯雷因皱起眉:“你没必要——”

“我想喝。”...


【A/Z】[伊奈帆/斯雷因]On the Road

“不要逃。”

“凭什么?”

“——”

那人举着枪的手极其缓慢地落下来,然后远远望着转身离开的他说。是谁?


睁开眼的时候塞着的耳机已经不再发出声音,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手机的电量已经耗尽了。被热醒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事,似乎每根头发丝都被汗水打湿过,一缕一缕贴在前额和突突跳着的太阳穴上;长时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让脖颈酸痛不已,他试图活动一下有点僵硬的颈椎,却仍然被顶在车壁上动弹不得,被迫和这辆破烂的长途汽车一起感受地面的崎岖。

好热。因为姿势的缘故,他的脸颊贴在车窗玻璃上,正午的阳光在那里留下的滚烫热度一丝不漏地传递过来,然后再透过皮肤一直钻进身体内部,仿佛要把骨髓都煮沸,就连...

【A/Z】[伊奈帆←斯雷因]赤い糸

OOC!OOC!OOC!   

少女心斯雷因的单箭头(。

BGM:ツギハギスタッカート (外链有可能听不到所以就贴个本家链接

晚上十点的时候突然听到这首歌,突然就想报个社。


“听典狱长说你最近精神不太稳定。”

白色的士兵向前一格,在棋盘上叩出咔哒的声响。桌子对面戴着眼罩的那个人抬起头,仅剩的那一只眼睛带着探究意味望过来,却没能对上他的视线。

“你又看到那个幻觉了?”

金属制的黑白棋盘倒映着灯光,系在那人尾指上的丝线随着落棋的动作悬在上空晃晃悠悠。那是根很长的红线,绕过桌角绕过棋盘,向他的方向延伸过来。

他依然低着头,过...

【OO】[刹那&マリナ]Berceuse

非CP向,只是看到了たむ太太的这个图突然想写的东西(。


玛丽娜已经老了。她乌木一般漆黑的长发掺杂了斑白,偶尔含愁的清亮双眸变得浑浊,曾歌唱过明天的美妙嗓音开始嘶哑,如同一把枯枝断裂的声音;当她躺在床上费力地呼吸时,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在告诉他:玛丽娜·伊斯迈尔已经很老了。


最先消退的是视力——要花上很久的时间她才能看清书上的字,然后慢慢地,就什么也看不到了。紧接着,听、说、感知的能力也逐渐消失了。她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沉默,但这没有什么关系,脑量子波让他不需要语言甚至知觉就能和她对话。而直到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和她说话,却发现能倾听到的只有破碎而混乱...

【A/Z】[伊奈斯雷]不可说的场合3

WARNING:
1.女装攻
2.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余光瞟到从储物柜一侧走出来的“女仆”时,斯雷因正端着刚冲好的咖啡坐在充当更衣室的空置教室里休息。虽然并不是没有设想过画面,但真的亲眼看到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文化祭上办女仆咖啡的提议一开始是男生提出的,女生们同意了这个提案,但前提条件却让活动性质变得微妙起来——全员反串。这种男生显然不可能接受的设想引发了长时间的拉锯战,然后以大家各退一步的执事咖啡告终。然而由于“咖啡厅没有可爱的女仆还是有点遗憾”(路过的界塚雪老师语),不限男女随机选一个祭品的必要性又被提上了议程——总之,划鬼脚也能中三十几分之一概率的大奖,...

【A/Z】[伊奈帆&斯雷因]处刑日

#角色死亡注意#
#一个有很多既视感的AU#


BGM:Prologue/Babushka - Paul Cantelon


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的公开处刑被定在了一周后的下午。

确定日子的这天天气阴沉,与议会厅里热火朝天的激辩气氛截然相反——尽管争论的焦点不过是处刑应当定在周三还是周五;在最终决议达成之前,坐在大厅角落并没有发言权的伊奈帆就走出了这栋以前还叫做国民议事厅的建筑,然后得到了特洛耶特再次试图自杀的消息。

阴霾的天空下,远处教堂的尖顶耸立着。


在保王党几乎已经尽数覆灭的如今,...

【A/Z】[伊奈帆/斯雷因]于是被变成了笨蛋

#一个OOC的斯雷因如何拯救一个OOC的伊奈帆#

#智商下降的是作者#

BGM:ハイドアンド·シーク - 天月


【“所谓恋爱啊,就是一种会让人智商下降的病……”】

“……你为什么在看这种节目。”

“转台的时候停在这里了而已。有事吗?”

“上次从你家搬东西出去的时候落下了一点东西。”

“什么东西?”

“一本笔记本,橙色封面的。”

“我送你那本?”

“啊,没错……在你这里?”

“嗯。”

“那就好——等等,你没看过吧?”


—————————— 

12.17.2016

界塚伊奈帆带来了这本笔记本和一支笔,说是...

【A/Z】[伊奈帆中心] 鏡の国のアリス

……还是晚了点,打扫了一天结果赶死线赶到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总之伊奈帆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早上还是习惯性地在闹钟响起之前醒来,习惯性地起床做早餐,习惯性地听着快要迟到的雪姐抱怨。对你来说这不过是和昨天以及之前的任何日子相同的一天,唯一不同的是在出门之前你注意到叼着面包的雪姐悄悄瞥了一眼日历。

你突然想起来前不久雪姐神神秘秘地问过你,假如有一个愿望的话会想要什么,但那时的回答已经忘记了,也许是新的打蛋器?

今天是2月7日,你的十七岁生日。


今年的寒潮无疑又是厄尔尼诺的结果,这让你觉得这个冬天比起往年加倍难熬。...

【A/Z】[斯雷伊奈]Nuit Blanche

#黑手党X警察#

#女装&OOC注意#

#相爱相杀(大概)#

#我竟然也有写正剧向双箭头的一天#

BGM:迷迭香


“那是……?”

斯雷因把大衣和深红色的围巾交给对他鞠躬的侍应。大门在他身后关上,带着深冬浓重寒意的夜色被华丽而沉重的门板隔绝在外,此刻包裹着他的是宴会大厅里温暖嘈杂的空气。刚从门厅楼梯上下来的哈库莱特站在他身边,顺着斯雷因的视线望见了大厅一角的那个身影,然后附在他耳边轻声介绍:“是玛兹鲁卡先生带来的女伴。”

斯雷因闻言扬了扬眉:“他竟然也来了?这次宴会还真是不得了。”

往年的新年舞会一直是非正式的,给别的家族发邀请函不过是例行公事,就算有人应邀而来也大多...

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写点什么……嗯。

从今天零点开始就收到了好多祝福,不管是三次元的朋友还是二次元的小伙伴们,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我是个热爱be的人但实际上泪腺特别发达,凌晨的时候甚至哭起来了OTL

总之真是太感谢了。

到今天又大了一岁,虽说这一年多半是在虚度光阴,但对我来说仍然是非常宝贵的一段日子。

去年开始因为AZ而结束自己潜水党的时期变成一个一天n条微博的刷屏魔,产出也是蛮激情的,虽然看起来还是坑好多,而且比起其他一天几千字的太太来说我写的真的是很少很少,但是跟我自己以往的产出效率相比真的是有了质的飞跃……至少有万字以上的完结文了,以前的连载文从来都是坑,就算一发完结也最多...

【A/Z】[伊奈帆/斯雷因]Neverland

Warning:

· 例行角色便当

· 伊奈帆严重OOC

· 斯雷→艾瑟←伊奈

· 纯相杀&两看相厌前提的CP向


▶ 流星往往死于祈愿


今天的夜空丝毫不平静。

远处那些像是星星的光点一刻不停地明明灭灭,偶尔有些又大又亮的,却都在下一刻像黎明到来时的萤火一样无声消亡。然后在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又有什么在冬夜漆黑的天空疾速穿梭而过,久久不熄的清晰余迹似乎要将整片天幕切割成两半——就如同已经破碎的月面那样。那道笔直的光痕周边散射出一片...

©黑匣子 | Powered by LOFTER